戴尔服务器 - 戴尔储存 - 数据中心解决方案

重庆戴尔服务器授权经销商_重庆服务器总代理

捷拓商贸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系统集成商的困境

无论真球迷还是假球迷,

昨夜的世界杯都熬夜了吧?

觥筹交错间,

唇沫争斗,夸夸其谈。

而那时的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系统集成商的困境-1.jpg


我打开一瓶1990年的罗曼尼·康熙帝,又配上一碟焦圈,于是壮着胆子开始胡思乱想。


隔壁的分销商老王,前两年很是被我看不起,但这两年日子好像很滋润。


还有楼上的老李,以前老李天天躲在格子间里写代码,但现在他也学会了包装,还赶上云计算的风口,摇身一变成了新锐企业,享受政府优惠补贴不说,更是准备跑到创业板上市。


这哥俩,应该是早就约好了,昨晚看球一顿吵吵,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


集成商上市难


我是谁?干了这杯酒就告诉你。


我就是系统集成商,公司成立12年,员工也有150名,典型的年销售额2亿以上的“亿万负翁”。


系统集成商的困境-2.jpg


我也考虑过上市,但券商们好像都没什么兴趣,表面嘻嘻哈哈,聊到实际话题,就问我有没有自主创新的产品,有没有跟云计算、大数据沾边的业务思路。


我的业务当然与云计算沾边,也当然在考虑产品化的自主创新。银行里也还有2000万资金,这是我全部的积蓄,退休可保衣食无忧。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不了决心,投入所有家底进行研发。


投入2000万,估计就能支持一年半,如果这18个月内,没能拿出成熟的产品怎么办?


如果没有新的融资怎么办?


如果产品投入市场,没有形成渠道覆盖又怎么办?


越想越觉得风险高。


集成商的前途?


难道,做一家纯粹的集成商就没机会吗?


楼上老李的公司好像要裁撤系统集成事业部,这让我多了一分危机感,但隔壁分销商老王又给了我一些启示。起初,分销商一直在我鄙视链的下游,最少我还养着几十名工程师,至少我还掌握着最终用户资源。但老王只有库存,没有客户。


可老王并没有转型,仍坚持99%的分销业务。他把我当做客户,每天一个电话有话没话的嘘寒问暖,生意一样做得不错。


这就是启示,既然分销业务形态将始终存在,同样集成业务形态也将始终存在。


想起几天前看过的一份IDC的报告,也映证了我的判断。传统系统集成业务受到瓶颈,是因为传统IT架构更早已经遇到瓶颈。


初心可曾改


都说不忘初心,但忘了也好。我1998年大学毕业,时髦的通讯工程专业。当年的梦想是考取一纸“××IE”认证,成为一名年薪20万的工程师。


此后我创业,也不忘初心地招聘培养了数名“××IE”网络工程师。同时,由公司出资,还支持服务器工程师参加VMware虚拟化认证培训。


这就是我的初心。20年前,我的初心是成为一名专家型工程师,12年前我的初心是成立一家强技术型的集成商。有一段时间我做到了,我的公司既懂网络,又懂服务器虚拟化,但这又如何?工程师总是抱怨,年薪在北京买不到五环以内的一个厕所。


系统集成商的困境-3.jpg


难道我就没有抱怨吗?为什么楼上老李能上市,敲钟喝罗曼尼·康帝,我却只能喝在某宝上买的,199元的罗曼尼·康熙帝。


业绩谁背锅?


同样抱怨北京房价高的还有那群没用的销售,他们的理论是,房价太贵,用户没钱扩容数据中心,没钱扩容就“塞”不进去更多硬件,塞不进去硬件也就完成不了业绩指标,现在只能盼着用户淘汰一台服务器,就再卖进去一台补位。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你们没钱买房,但还不是天天哭着喊着要不生二胎吗?越想越生气,又倒上一杯红酒,还是那股熟悉的石膏味道。不过酒精上头灵感好像也来了。


楼上老李在装修,我为什么不能给用户的数据中心也进行二次装修。当然,以IDC的专业术语,这叫IT转型(ITX)。


IDC调研了全球16家企业,他们通过采用超融合、全闪存存储、数据安全、DevOps等产品技术,以及建立混合云架构,实现了对传统IT架构的改造。因为上述“IT转型”,企业平均每年实现2.06亿美元的收入增长。


IDC建议企业通过以下方式来增加收入、推动增长:


l使传统的IT工作负载环境和基础架构实现现代化,从而战略性地使用各种云计算环境。(这可以提高IT敏捷性和可扩展性,同时减少资本支出。云选项包含由第三方托管的云,其中包括“软件即服务”和“基础架构即服务”产品。);

l制定多云策略,从而扩大地理覆盖范围,并遵守不同的数据主权和治理法规;

l重新调整内部IT职责,从而符合混合环境的要求;

l重新平衡IT团队管理核心数据中心工作负载的工作重点,以及在偏远位置开发、部署和维护关键IT系统,来支持扩展工作和边缘位置的需求;


数据中心重整方案


IDC报告的建议就是我的理论依据,也是我的数据中心二次装修设计图纸。将主卧和次卧的大床、衣柜、书桌统统淘汰,改造成一体化设计的榻榻米。既增加了储物空间,又能睡觉,偶尔还能打打小麻将。


系统集成商的困境-4.jpg


当然这是比喻,IDC认为,超融合架构正在部分取代服务器、存储、网络等传统IT设备,不仅可以节省数据中心空间,部署所用时间更可平均减少58%


同时,厨房和客厅也必须进行改造,将封闭式厨房改变为开放式厨房,这样客厅面积就好像增加了1/3。

这不是混合云,以“IT转型”的理念,此即是DevOps,将软件开发(Development)与IT运营(Operations)相结合。


其实,我的客户发展的都还不错,他们在研发和运维上都有较大压力,希望通过引入DevOps来提升公司IT部门的总体运作效率,来支撑业务敏捷开发、快速上线。


故事的最后总是酒


这就是我的方向,不必苛求系统集成业务模式转型,但IT必须从后台流程的推动者演变为一种可帮助增加收入的动力。


想到此处,看看手中还剩下的半瓶红酒,决定请隔壁老王、楼上老李过来共同小酌一杯。


看看老王在超融合、全闪存存储方面,有什么最新产品技术信息,也顺便敲定时间,让他给我的工程师做次技术培训。同时,更必须灌醉老李,看看两家公司能否整合技术资源,在DevOps、混合云业务上形成合作。


当然,红酒还必须配以IDC报告,酒醒之时,就是新业务方向明确之时,也将楼上、楼下开始合作之时。


Powered by MetInfo 5.3.18 ©2008-2018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