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服务器 - 戴尔储存 - 数据中心解决方案

重庆戴尔服务器授权经销商_重庆服务器总代理

捷拓商贸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简单的数据备份已不能满足未来需要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对于企业数据中心的保护措施,就是这么一种平时看起不起眼,若是忽略了,关键时刻就“悔恨当初”的策略。好多成长中的公司都在这一块“拮据”过,舍不得投资,随着漏洞的加大,规模的膨胀,灾难往往就发生在一瞬间。


今天捷拓小编就找来了一份采访资料,通过对戴尔易安信数据保护解决方案部门大中华区技术经理李岩的访谈,可以让我们深入了解整个数据保护的历史


从早期的命令行备份到物理磁带库,再发展到备份软件加上磁盘设备,后来又演变出集成式数据保护一体机,而如今有了云分层式的据保护,这一切都反应了数据保护的本质——“哪里有数据诞生,哪里就有数据保护”。


“数据管理“是未来趋势

数据保护不再仅仅是备份


编辑:现在客户都在讲数字化转型、IT转型。从你的角度来看,最近这几年在应对客户需求有什么不同?

李岩:从IT基础架构的变化来看,会发现所有数据保护的发展趋势都是随着IT变化而变化。比如说早期主机平台没有专有备份软件,都是操作系统内置备份工具提供的几条简单备份命令,将数据备份到物理磁带库,形成早期的备份解决方案。


到了开放平台,基础架构百花齐放,有多种多样的物理机,如IBM HP SUN小型机,x86 服务器,衍生出多种多样的操作系统,如运行在小型机上的AIXHP-UXSolarisUnix操作系统,运行在x86服务器上的有Windows、多种Linux操作系统。运行在各平台的数据库和应用也是多种多样,这里就不一一列举。IT环境极其复杂,迫切的需要一款备份软件将复杂的IT环境统一集中管理起来,所以,IT架构变化的时候,备份产品就应运而生了


现在整个IT基础架构又发生剧烈变化,例如小型机和其相应的UNIX操作系统已经逐渐消亡,基础架构确立以X86服务器为基础,加上虚拟化,同时又出现云计算。从过去的主机简单到复杂的IT基础架构,现在回归简单IT基础架构。备份软件的未来值得深思。我们在IDC的分析报告上得到了答案,备份软件的市场会逐渐萎缩,而数据保护的方向更多的会转向直接备份(Direct备份)方式。什么是直接备份呢?就是从应用、虚机、数据库直接备份。


传统备份的做法是当数据量小的时候,将数据从磁盘存储中读取到应用服务器,然后通过网络传输到备份服务器或介质服务器,最后再传到备份设备。这个流程会把数据转移三次,数据量小的时候这是没有问题,但随着数据量爆发性增长,数据库由GB级变成TB级,传统备份方式根本无法在规定的备份窗口完成,所以传统备份的架构就会显得臃肿和复杂,严重限制了备份效率的提升。而直接备份方式,简化了备份路径,拉近了应用服务器或磁盘存储与备份设备之间的距离,备份效率有了质的飞跃,这势必逐渐变成主流备份方式。


备份一般会分为成几个层次。有些叫场内备份,因为有些大型客户还在使用小型机及相应的Unix,很多客户将其定为数据中心的开放平台,在此平台备份软件还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对有些企业来说,他们的硬件平台已经统一为X86平台。在这种环境下,备份就变成了一个以直接备份为主,解决海量数据的备份。


直接备份是一种未来的趋势,对国外一些大型客户来说,他们都是从传统备份转到往直接备份,这也是随着IT转型而发展起来的一种全新的备份技术和趋势。因为如果不转型为直接备份,数据是无法在备份窗口之内完成。    


简单的数据备份已不能满足未来需要-1.jpg

Avamar高效备份和恢复


我们现在很少谈备份,而是谈数据保护。未来我们谈的是数据管理,就是数据备份会纳入到数据管理。到了数据副本管理层面,生产数据放在哪里、有多少个副本、有多少份历史、在做什么、如何保存的、放在本地还是放在异地,在未来的数据副本管理中会有很好的视图展示。这就是备份从现在走向未来的趋势,所以未来不会再叫数据备份、数据保护,而是叫数据管理


大数据时代需要高效备份速度

减少备份环节


编辑:做直接备份的话是怎么做?直接在阵列上就做了,是这个意思吗?

李岩:对,但只答对了一个方面,直接备份有多个层面,以下以两种层面举例。


第一层面,是应用服务器的直接备份。比如某数据库备份场景,数据库在启动备份的时候,会从数据库的应用管理直接启动备份,绕过备份服务器直接写入备份设备,减少一个数据搬移的过程,再结合前端消重、压缩,就会变得很快。


举个例子,假如要备1TB的数据库,过去的数据库会先把数据从存储读取到数据库服务器,然后将备份数据传输到备份服务器或介质服务器,最后再传输到备份设备,备份数据搬了三次,数据流动了3TB。但现在只需搬移两次,第一次先将数据从存储读取到数据库服务器,数据量1TB,第二次经过压缩和消重,可能就剩几个GB,绕过备份服务器直接写入备份设备,整个数据流动就是1TB+100GB,也就是1.1T,数据量就少了很多。


另外还有一个层面,是磁盘存储的直接备份。这是直接备份终极备份方式,这种方式只需要搬移一次数据。比如某大型数据库备份场景,备份数据从磁盘存储以压缩和消重方式直接读取,绕过备份服务器,更厉害的是也绕过数据库服务器直接写入备份设备。从数据的流向来说,备份数据直接从主存储直接备份到备份设备中,一次性完成备份任务。这样备份方式极大提高了备份效率,全球已有成功案例130TB的数据库可以1个小时之内备份完成。这在传统备份方案中是难以想像的。


编辑:直接备份主要用到哪些技术?

李岩:直接备份用到不同的技术。应用直接(APP Direct)备份,存储直接(Storage Direct)备份和虚拟层直接(Hypervisor Direct)备份。


应用备份要了解应用层面,比如数据库:无论是Oracle、DB2、还是SQLServer,都能够做到由数据库管理员直接发起备份到备份设备。

存储直接备份,需要结合存储技术,主存储技术,目标端数据消重技术(比如Data Domain),以及整个技术的配合(比如备份软件和目标端DataDomain)。所以说做到存储的直接备份,需要具备几个能力。


第一,主存储的核心技术。

第二,备份的核心技术。


只有这两个合一,才能做到直接备份。

这里我接着谈一个新的直接备份技术,虚拟层直接(Hypervisor Direct)备份。

Hypervisor Direct备份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说现在常见的虚机备份,在做虚机快照的时候,会在备份完之后,把快照删掉,做快照合并、删除等等一些技术动作。但是,在VMware环境里,这个过程是要转交给VMware来操作,而VMware有的时候会删不掉。当数据量变化量大、变化频繁的时候,容易产生孤儿快照,时间长了就会挤占空间。


编辑:孤儿快照会占用空间。

李岩:对,必须有虚拟化管理员登录VMware管理界面,把找到的孤儿快照删掉。如果疏忽的话,孤儿快照会把所有空间撑满。


但虚拟层直接备份不一样,它不使用传统备份技术调用的虚拟化快照,而Dell EMC 独有的recoverpoint for VM实时复制技术,通过IO拆分器,实现捕捉IO,然后生成一个快照,写入备份设备。因此不会产生孤儿快照


编辑:这个直接备份在恢复的时候会有什么变化吗?

李岩:最大的区别是管理有很大不同,以前在恢复数据的时候,数据库DBA需要联系备份管理员,与其协作共同完成恢复。这样做DBA自主性和效率比较低下。而直接备份是DBA通过自我服务的方式,根据需要直接恢复数据,不需要备份管理员。另外,在恢复数据的时候也不需经过备份服务器,备份速度、恢复速度都比过去快,但是恢复速度不像备份速度提升很高,备份速度提高几倍,恢复速度提升50%或者一倍左右


直接备份方式受瞩目

客户需求就是市场方向


编辑:客户对于当前的这种备份和数据管理的趋势,他们的反映是怎么样?

李岩:他们都非常感兴趣。新技术的产生不是由厂商自己一拍脑袋而推向市场的,而是根据客户需求及市场发展应运而生的。现在数据量越来越大,希望对应用的影响越来越小。直接备份是对应用影响最小的。例如,由存储直接备份技术对应用影响微乎其微,其原因上面已经谈到。而传统备份,长时间高吞吐备份数据流,对应用造成长时间压力和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备份窗口这个概念,备份窗口意味着在备份过程中应用几乎无法使用。


简单的数据备份已不能满足未来需要-1.jpg

专为虚机提供的数据保护,可以恢复到任意时间点


直接备份有什么优势呢?


第一、备份速度快,恢复速度也快,性能好,效率高。


第二、架构简单。不像传统备份架构那么复杂,每个备份服务器都要装agent,还要做统一管理,如果是SAN环境,那更复杂了。

架构简单就意味着备份路径简单,效率高效。有的大型的企业备份服务器和介质服务器就上百台,其实这些都可以不需要。  


第三,管理简单。数据管理各司其职,虚机的备份由虚机管理员负责,应用备份由应用管理员负责。当然这并不排除统一的管理工具,这里的统一管理不像传统的那种统一备份软件的管理方式,所有的备份作业都是由备份管理员负责。备份管理员只是站在更高层面,负责整体上管理,比如统计数据有几份,放在了哪里,数据能做什么,能不能恢复等。所以直接备份就变成一个非常简单的管理架构,备份数据加一个基础的管理工作。


编辑:这种直接备份对于计算量的调用是增加了,对于存储量的要求有什么样的变化吗?

李岩:直接备份目前分了三类。如果是存储直接备份,目前必须用戴尔易安信存储。应用直接备份,无论数据是放在谁家存储平台上都是可以,直接备份只针对应用,不针对底层存储,服务器也好,平台也好,都没限制。


目前虚拟层直接备份只支持VMware


编辑:有三种,一个是应用的备份,一个是存储的备份,一个是Hypervisor的备份。这都是戴尔易安信备份软件的模块?

李岩:对,这是一个趋势。当然统一备份的软件还在,也在不断改进,如Networker,但是未来备份市场会越来越小,直接备份的市场会越来越大。然后再结合云,比如IT转型里,不仅仅是说存储到一个备份介质,这种备份从IT的用户需求方面,它的不同的应用、不同的数据、最后的SLA的不同,包括对RTORPO的要求也不同,所以实际上数据保护是有层次的,不是简单的用我们传统的一句话备份就完成了。所以在这里会涉及到是一个金字塔模型,部分极少数核心应用会需要连续性数据保护。部分关键应用需要直接备份,比如一些大型的数据库等等。部分不太重要的,简单的备份方案就可以实现数据保护,比如服务级别需要以天为级别,普通的一些备份可能就可以做得到。


另外,像一些金融行业,它数据需要保留30年,有的金融机构,需要数据保留70年。那就要进行数据分层,这不是简单说存储到一个备份设备就够了


好一点的是直接备份之后,不需要做分层。其实数据保护的目的是为了未来能够恢复。为了恢复的目的,需要有快速的备份设备,像我们的Data Domain就是一种快速的备份设备。但是不可能在这样的一个快速备份设备里所有数据都放在这里,这样代价会比较昂贵,所以需要分层。也就是说需要数据保护设备能够自动化分层,把一些长期不用的数据放到一个廉价的地方,比如说对象存储、戴尔易安信的ECS或者是云,通过分层技术将长期保留几乎不使用的备份数据,存储在更廉价的备份介质里,以降低TCO


编辑:分层的存储是软件为主还是硬件为主?

李岩:目前是软硬件都有,从技术上说,软件也可以,硬件也可以,软件硬件融合在一起变成一体机也可以。目前戴尔易安信有两种方案,如果后面接的设备是Data Domain,Data Domain有一种技术叫CloudTier,直接利用CloudTier的技术就可以推送到云或者对象存储;如果没有Data Domain,前端可能是使用备份软件,那我们还有Cloud BoostCloud Boost也是一个一体机或者也可以是软件方式,它也可以通过备份软件把数据分层到或归档到云上。


数据在哪里诞生

哪里就需要数据保护


编辑:最近在跟客户接触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

李岩:有,我们发现很多客户在交流的时候,谈云谈得比较多,或者谈大数据比较多一点。比如说我们碰到很多Greenplum客户,他们的大数据基本上备份不了或者很难实现备份,但是结合戴尔易安信的直接备份技术,就可以很好地实现Greenplum大数据备份。


编辑:比如什么样的数据,有多大的数据量?

李岩:大一点的数据量都是上百TB。也有客户总体数据量达到PB级,当然这个PB级是传统备份软件和直接备份技术结合在一起完成的。我们有些全球的客户,数据量非常大。


还有一个是国内很多大的集团,会自己做自己的云平台,私有云平台,它不用公有云,也不用公有云这些公司做的一些私有云解决方案,他们要自己做。也有一些集团选定的是公有云技术。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未来IT转型的非常重要的挑战。


另外越来越多的数据会诞生在云里,因为数据保护就是数据在哪里诞生,哪里就需要数据保护。当谈到云的时候,有几个方向,首先是怎样利用云存放长期数据。可以利用CloudTier来实现。过去备份可能会利用异地复制技术来做灾备,不只是生产有灾备,备份也需要灾备。我们也可以利用云,把备份数据在云里复制一份,这是CloudDR。当然可以利用Cloud做备份目标端,也就是说将数据直接备过到云,然后从云里恢复,这也是一个场景。最后就谈到云原生数据,云原生数据也需要备份。从戴尔易安信目前这几种场景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


编辑:私有云本身上的数据也可以做备份,是吧?

李岩:对。


Powered by MetInfo 5.3.18 ©2008-2018 www.MetInfo.cn